你现在浏览的是: 首页  >  

求《子夜》《雷雨》人物形象的价值

来自:网络     时间:2019.04.26

求《子夜》《雷雨》人物形象的价值 《子夜》的作者是?
《子夜》是矛盾现实主义创作进入成熟阶段的代表作,也“是中国第一部写实主义的成功的长篇小说”瞿秋白:《〈子夜〉和国货年》,1933年4月2日《申报·自由谈》。" 全书十九章,三十多万字,1931年10月开始写作,1932年12月完稿。曾以《夕阳》为名部分刊载于《小说月报》、《文学月报》。1933年1月全书以《子夜》为名由开明书店出版。《子夜》的思想艺术成就体现在以下几个突出方面。黑体">全方位的社会剖析 茅盾惯于以当时发生的重要事件作为小说素材,注重题材与主题的时代性与重大性,追求创作与历史同步,主张“从繁复的社会现象中分析出它的规律和动向……用形象的言语、艺术的手腕来表现社会现象的各方面,从这些现象中指示出未来的途径 茅盾:《〈地泉〉读后感》,阳翰笙《地泉》,上海湖风书局1932年。" 子夜》集中体现了这一特点。小说酝酿于1930年这个多事之秋,它的创作意图同当时激烈的中国社会性质的论争有关。一派观点认为中国已经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反帝、反封建的任务应由中国资产阶级来担任,而另一派则认为中国仍然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作者围绕这个重大的问题,以社会科学家的眼光,以客观写实的手笔,描绘当时社会的情况,通过民族资本家吴荪甫的失败,形象地剖析了中国社会的性质:中国并没有走上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中国在帝国主义的压迫下,是更加殖民地化了。“茅盾之所以被人重视,最大缘故是他能抓住巨大的题目来反映当时的时代与社会;他能懂得我们这个时代,能懂得我们这个社会。他的最大特点便是在此。”吴组缃:《子夜》,《文艺月报》第1卷(1933年6月1日)。"
作者有着大规模描写中国社会的企图,他打算从农村与城市两方面入手,反映出当时中国社会的整个全貌。虽然由于健康原因,最后成书时偏重于都市生活的描写,但气度是宏阔的。作品既描述了中国民族工业的命运,也揭露了国内金融资本的实质;既探讨了农民运动的前途,也估量了产业工人的力量;既有公债投机分子的秘密诡计,也有知识分子的高谈阔论。小说主要从经济角度再现生活但并不局限于此,也旁涉政治、文化、道德、伦理、心理等多方面,既描绘了军阀混战、工人罢工、农民暴动的热闹场面,也涉及到价值观念、生活方式、情感思想的潜在转换。作者力求完整地反映出这个特定历史时期的丰富性与复杂性。正是在这一意义上,瞿秋白称“在中国,从文学革命后,就没有产生过表现社会的长篇小说,《子夜》可算第一部瞿秋白:《读〈子夜〉》,1933年8月13、14日
《子夜》的成功,开辟了用理性分析来拓展形象思维深广度的创作道路,影响了吴祖缃、沙汀、艾芜等人的创作,乃至形成了一个“社会剖析派”。黑体">立体化的人物形象 《子夜》的另一突出贡献在于塑造了一个具有丰富内涵的立体化人物形象——民族工业资本家吴荪甫。魁梧刚毅、紫脸多包的吴荪甫是20世纪工业时代的英雄骑士和王子。他凭借着游历欧美所获得的见识、裕华丝厂及故乡双桥镇为他提供的雄厚资本、过人的胆识和智谋及手腕,决心发展民族工业。他憧憬着一个伟大的未来:“高大的烟囱如林,在吐着黑烟,轮船在乘风破浪前进,汽车在驶进原野。”他鄙夷那些“靠公债、黄金、地皮吃饭”的投机商人,而一心想创办中国的现代化实业。他把自己的理想付诸行动,在小说前几章,他像一员镇静若定应付自如的大将:面对双桥镇企业的损失,他决定迅速齐集残余资金转入城市;对工厂工人的骚动,选派了干将屠维岳,得到了暂时的平息;面对赵伯韬的威胁,他组织了益中信托公司作为大本营以抗衡,并一口气吞并了八个小工厂。但是吴荪甫这个工业界的骑士却是生不逢时的。正如茅盾所说:“中国民族资产阶级虽有些如法兰西资产阶级性格的人,但是因为1930年半殖民地的中国不同于18世纪的法国,因此中国资产阶级的前途是非常暗淡的。”茅盾:《〈子夜〉是怎样写成的》,1939年6月1日《新疆日报》副刊《绿洲》。" ">吴荪甫也不例外,不得不在几条战线上同时作战,他很快陷入了困境:金融上兜不转,军阀混战引起农村破产,工厂生产过剩,产品没有销路。他要与买办资本家赵伯韬进行勾心斗角的斗争,却在赵伯韬的大规模经济封锁之下一败涂地,不得不把收盘的八个厂如数盘卖给外国商人,最后以丝厂、房产作抵押,准备在公债市场背水一战,结果,由于赵伯韬的捣乱,仍不免于败北。
吴荪甫这个典型人物的意义,在于揭示了在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统治下,民族资产阶级破产的必然性。吴荪甫曾慨叹“只要国家像个国家,政府像个政府,中国工业一定有希望”。他不乏志向、魄力、实力、管理、计划等诸种资本家应有的素质,能够应付种种困境,但他却经不起有美国金融资本作后台的赵伯韬的破坏。赵伯韬这个“公债市场上的魔王”,行动诡谲,举止粗鄙,抱负才干和个人品格都比不上吴荪甫,但他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实力都比吴雄厚,他既有美国人作后台,又与军政界有联络,于是“做起公债就同有鬼帮忙似的,回回得手”。他公开宣称:“中国人办工业,没有外国人帮助,都是虎头蛇尾。”吴赵斗法决不是个人间的意气之争,就赵伯韬来说,他是非要挫败这个野心勃勃地想建立独立民族工业的敌人不可;就吴荪甫来说,他依然没有放弃他那资本主义独立王国的理想,而不仅仅是企图获取暴利。“吴荪甫的失败是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失败,它的原因不只是内战,更主要的还是外国资本的压迫和剥削。”萧三:《论长篇小说〈子夜〉》,《茅盾研究》(2),文化艺术出版社1984年。" 这也形象地证明了茅盾对于中国社会性质的结论。
把人物置身于众多矛盾冲突和众多关系发展中从不同角度作立体透视,是《子夜》塑造人物的主要方法。主人公吴荪甫就是作为各种矛盾的焦点而出现的。正是在他与买办金融资本家赵伯韬、与朱吟秋等民族资本家、与屠维岳及工人、与妻子兄妹等关系中,显示了他既刚毅精明、有理想有魄力,又软弱怯懦、狂乱和放纵;既有发展民族工业的进步性,又有害怕工农运动、镇压工人的反动性等复杂丰富的性格内涵。作品企图表现各种人物的不同性格,描写了民族资本家、买办资本家、知识分子、地主、军人等八九十个人物形象。除吴荪甫外,屠维岳、赵伯韬、杜竹斋等人物也刻画得较成功,但也有少数流于类型化的倾向,如少奶奶林佩瑶、白话诗人范博文等。
黑体">宏大复杂的结构艺术 《子夜》突破了新文学以来长篇小说线索单一、结构单纯的局限,是“五四”以来第一部真正具有宏大复杂的现代结构的长篇巨制。茅盾吸取《蚀》三部曲“整个结构粗疏松散”之教训,以吴荪甫为中心,“把好几个线索的头同时提出,然后交错地发展下去”,在结构技巧上,竭力避免平淡,形成独特的网状结构。它以吴荪甫由振兴实业而最终破产的经历为中心线索,以吴荪甫和赵伯韬的矛盾冲突为主干,由此生发出五条有力的枝干:(1)在办工业方面,以吴荪甫经营的益中公司为基点,生发出吴赵矛盾,反映民族资本家和买办资本家的矛盾,及吴与朱吟秋的矛盾,反映民族资产阶级内部的竞争。(2)在公债市场方面,吴为筹集工业资金,杀向公债市场,形成吴、赵和杜竹斋既勾结又角逐的关系。由此穿插冯云卿的公债投机及徐曼丽、刘玉英等人的活动。(3)在劳资方面,吴为了对付赵的进攻加强了对工人的剥削,引起了劳资矛盾的激化,其中又生发出两条分枝,一是党领导下的罢工斗争,旁及党内关于左倾路线的斗争;一是屠维岳等走卒破坏工人罢工的活动。(4)在农村方面,由吴与农村封建经济的联系带出吴与吴老太爷、曾沧海的渊源关系,并插入农民暴动。(5)在吴的家庭关系方面,以吴的社会关系串联起一条新儒林外史的线索。这五条线索既独立发展又彼此密切关联,充分显示了作家善于在广阔的时代、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中结构故事情节,概括复杂斗争生活的艺术天才。此外,作者也很善写场面。五光十色、畸形发展的上海滩的壮阔景象,吴公馆的豪华阔绰,农村如火如荼的暴动,工人罢工的斗争风潮,人声鼎沸的公债市场,读来如在目前,历历可见,其中吴老太爷丧事、夜游黄埔等场面描写尤为出色。
再说《雷雨》人物形象的社会意义
《雷雨》是一部杰出的现实主义的家庭悲剧,是中国现代话剧中极为成功的著作之一。作者以卓越的艺术才能,深刻地描绘了旧制度必然崩溃的图景,对于走向没落和死亡的阶级,给予了有力的揭露和抨击。
周朴园是剧中的中心人物。他是一位既有资产阶级自由平等思想,又有封建专制思想的新兴资本家形象。他的性格特征,主要是通过他与侍萍、蘩漪两位女性形象以及他与鲁大海等人物的关系表现出来的。他是个内心较深沉的人,他有着当时社会中资本家都有的一面:阴险,狡诈,虚伪。由鲁大海对于他的控诉中我们可以清楚地了解到他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折手段,甚至不惜牺牲别人的生命。作者通过周朴园与侍萍的关系,主要考察了他的历史,而通过他与蘩漪的关系,则集中展示了他在现实中作为一个封建专制家长的表现。而他与鲁大海,以及与鲁贵等人的关系,又从不同的侧面补充了他作为一个资本家的本质特点。
蘩漪是一个“五四”以后的资产阶级女性,聪明、美丽,有追求自由和爱情的要求,但任性而脆弱,热情而孤独,饱受精神折磨,渴望摆脱自己的处境而又只能屈从这样的处境,正象作者所说,她陷入了“一口残酷的井”。作者用力刻画了这个人物的内心世界。她对周家庸俗单调的生活感到难以忍受,对阴沉的气氛感到烦闷,对精神束缚感到痛苦,她要求挣脱这一切。在一定意义上她也是一个被侮辱与被损害者。而剧本又使她在难以抗拒的环境中走向变态的发展:爱变成恨,倔强变成疯狂。悲剧的意义于是就更加深刻和突出。蘩漪这一悲剧形象,是曹禺对现代戏剧的一大贡献,深刻地传达出反封建与个性解放的五四主题。剧中蘩漪在双重的悲剧冲突虽走完她心灵的全部历程。在这个悲剧女性身上,闪烁出曹禺卓越的艺术才华。
周萍,他可以说是一个矛盾的人,他对于他的父亲有一种敬畏,不敢违背他的话,他在这个家庭中也是十分压抑的,否则不可能和自己的后母发生感情。然而,四凤的出现,让他感觉到了生气,青春——他极力渴望的东西。他想摆脱繁漪对他的干扰,因此他决定离开这个家,由此可以看出他还是一个不敢面对问题,极力逃避困难的人。但是他懦弱,是个十足的胆小鬼,单凭这一点,他就永远不会配上蘩漪,到最后,摆在他眼前底一件件事实,却让他选择了死——一个最好的逃避方式。
周冲和四凤是整出戏中最让人不忍心的受害者,他们两个同样的单纯、清澈,对甜蜜的爱情那么憧憬,对未来充满了热情,他们明亮的眼睛无法看到掩藏在黑幕下的波涛汹涌,一心只勾勒着幸福的轮廓,当他们的幼稚在残忍的现实面前被得头破血流的那一刹那,老钟就已经鸣起。四凤只是因为和周萍相恋,不料却卷入一场风波。她本是个有着青春、活力的人,然而一连串的打击却使她的命运变得坎坷多难。其实周冲化比四凤更加无辜,看上去他只是一个孩子,没有周萍的成熟,没有周朴园的罪恶,有的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思想,憨厚,甚至在知道四凤同他哥哥恋爱时,不像繁漪那样妒火中烧,但是他对四凤还有一种执着,在四凤冲出去之后,他义无返顾去救她,致使自己也落个触电而亡的结局。
在剧中还有一些人物也是可圈可点的。鲁侍萍,虽然处境艰难,但她凭借自身坚强的性格,不屈不挠走过了人生最艰苦的时期,可以说,她是一个顽强的女性。侍萍的沉默却让我们不敢同样沉默地漠视命运。意义恰好相反,侍萍的人生经历最沉重地敲击着《雷雨》的悲剧丧钟:将最有价值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侍萍作为一个旧时代的下层妇女,她的人生已被分成两部分:一半属于丈夫;一半属于儿女。她希冀在默默无私地为他人奉献中得到对方的关爱与理解,从而确证自己存在的价值。鲁大海,他是一个较为粗犷的人,他厌恶资本家,所以他才会直面周朴园,尽数她的罪恶,并且说话直接坦城,我们还可以从他的言语中读出他的正义感。他代表的工人阶级将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先锋,他们是雷雨,是闪电,将要摧毁黑暗没落的旧制度,作者的立意也在这里。鲁贵资产阶级常见的小人物,他见钱眼开,巴望女儿找一个有钱人的奸恶嘴脸在她的言语中尽显无疑。
感谢您阅读 再说《雷雨》人物形象的社会意义 一文,初中语文教育网祝你天天快乐!

《雷雨》中的人物形象: 1、周朴园 周公馆的主人,出身于封建家庭,曾到德国留学,是一个当时所谓的“有

一、《雷雨》的主题分析对《雷雨》主题的分析与探讨,长期以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大家从不同的角度,根据

曹禺先生的剧作《雷雨》中的周朴园形象与茅盾先生的小说《子夜》中的吴荪甫形象,在这众多的资产阶级人

吴荪甫是一个性格矛盾复杂,血肉丰满的艺术形象。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重性,在吴荪甫身上表现得十分鲜明。

《雷雨》人物形象分析: 1、周朴园 周公馆的主人,出身于封建家庭,曾到德国留学,是一个当时所谓的“有

求《子夜》《雷雨》人物形象的价值 求《子夜》《雷雨》人物形象的价值 求《子夜》《雷雨》人物形象的价值 求《子夜》《雷雨》人物形象的价值 求《子夜》《雷雨》人物形象的价值 求《子夜》《雷雨》人物形象的价值 求《子夜》《雷雨》人物形象的价值 求《子夜》《雷雨》人物形象的价值 求《子夜》《雷雨》人物形象的价值
  • 赏析《雷雨》中的人物形象? : 《雷雨》中的人物形象: 1、周朴园 周公馆的主人,出身于封建家庭,曾到德国留学,是一个当时所谓的“有...
  • 求《子夜》《雷雨》人物形象的价值 : 《子夜》的作者是? 《子夜》是矛盾现实主义创作进入成熟阶段的代表作,也“是中国第一部写实主义的成功...
  • 《雷雨》中侍萍的人物形象分析 : 周朴园 就像众多中国悲剧那样,一个风流的少年看上了自家的女佣,这样的结合自古至今都不会有...
  • 雷雨中鲁贵的具体人物分析 : 鲁贵: 人物形象:趋炎附势、惟利是图的标准小人形象。是一个心灵被金钱严重扭曲了的人. 他市侩、自私、...
  • 分析《雷雨》繁漪的人物形象 : 蘩漪是《雷雨》最有特色、个性最鲜明的人物。她是五四运动以来追求妇女解放,争取独立、自由的新女性代表。...
  • 简述《雷雨》蘩漪的人物形象 : 蘩漪是《雷雨》最有特色、个性最鲜明的人物,性格“最雷雨”的人物,周家是一潭死水,蘩漪便在这死水上搅起...
  • 《雷雨》中周萍的人物形象分析 : 《雷雨》中周萍的人物形象分析: 1、周萍是《雷雨》中最复杂的人物。他反抗,却不能像周冲一样彻底的反抗...
  • 《雷雨》中周蘩漪这个人物的具体形象? : 蘩漪是曹禺先生三幕悲剧《雷雨》中的突出人物,作品以1925年前后中国社会为背景,描写周朴园的带着封建...
  • 《雷雨》中鲁侍萍的人物形象分析和个性特征介绍 : 鲁侍萍是一个旧中国劳动妇女形象。她正直,善良,但是在周公馆却备受凌辱和压迫。生活磨练了她,使她认清了...
  • 结合《雷雨》中相关情节,试对周朴园这一人物形象作出评价。 : 周朴园是一个带有浓厚的封建性的资本家, 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是极凶狠狡诈的伪君子。他行为放荡,道德...